Griotte
密碼:20010823

一個無用的廢人

◇和泉八雲(灰原藥)
◆深井結己
◇梅太郎
◆木原音瀨

◆鬼泣|但丁×維吉爾 互攻
◇unlimited|安迪日宮×兵部京介
◆jojo|JD JC JKJ
◇家庭教師|xanxus×squalo
◆fate|齊格飛×迦爾納 言峰綺禮×吉爾伽美什
◇鬼畜眼鏡|雙克 克御 御克 本克 眼鏡受
◆逆轉裁判|成步堂龍一×御劍憐侍

聲優腐向|諏游 安游 平井達矢×平川大輔
 
 

【DVD】50 First Dates

這篇文的感覺真的好棒

细雨若闻:

Title:50 First Dates

Series:Devil May Cry

Pairing:DVD

Category:Slash

Rating:PG

Warning:人类设定,OOC硬伤有。

 

1.

 

窗外的鸟叫声很响,吵得Vergil醒了过来。六点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算是很早了,然而Vergil体内的生物钟却让他在六点钟准时醒了过来。这个时候的阳光很好,明亮但不刺眼。他叠好被子以后就打开了房间里的窗户,让那光线照射在木质的地板上,特属于清晨的新鲜空气逐渐充满了整个房间。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空气充满肺泡的美妙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醒了过来。

 

Vergil洗漱完以后就去检查了自己的信箱,然而当他刚走出他的房子的时候他就听到送报童正高喊着他的名字,不过他敏锐地关注到了那原先略带点羞涩腼腆的声音变成了青年的肆意张扬。这种人并不会带给他什么好感,想到这里他登时就有点扫兴。

 

年轻的骑手和他的自行车飞快地掠过他的眼前,车铃叮叮当当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他看不清那人的脸,只捕捉到了一个正在逐渐远去的红色背影。

 

2.

 

窗外的鸟叫声很响,吵得Vergil醒了过来。他很快地从床上爬起来叠被子,一个规整的长方体渐渐在他的手里成了形,假使这叫一个数学家看见了,他一定会忍不住赞叹起这个美妙的作品,毕竟每一个直角都是那么完美,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Vergil走出房子去检查他的信箱,然后他发现从前那个有点害羞的小送报童不见了,一个穿着鲜红夹克的青年取代了他的位置。那个新来的试着和他搭话,但是他没理他,他对这种人没有好感。今天八点半他在建筑系还有两堂专业课,假如他再不加快自己的动作他就要迟到了。

 

3.

 

窗外的鸟叫声很响,吵得Vergil醒了过来。他有些迷蒙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抓过床头的闹钟放到眼前使劲地看了一会,发现现在已经是六点半了,比他平时起床晚了半小时。其实他还有点困,但是他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

 

Vergil为自己煮了咖啡提神。报纸已经送到了,他一边喝着咖啡咬着吐司一边看他的报纸,吃完了吐司就开始用铅笔在报纸上做点标记。在把报纸扔到一边去之前他看了看日期,9月29号。临出门的时候他检查了一下冰箱,发现没有鸡蛋了。于是他在冰箱门上贴了张便利贴,提醒自己别忘了今晚去买鸡蛋。

 

4.

 

窗外的鸟叫声很响,吵得Vergil醒了过来。做早饭的时候他发现鸡蛋没有了,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每天的必需品,少吃一天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报纸有某些部分看起来泛白起毛,好像被人用橡皮大力地擦过。也许是拿到了残次品,他想。

 

他今天下午没有课,吃完午饭之后他就去了一趟书店。书店里黑发的女店员一如既往的脾气暴躁,而店长还是留着他那可笑的光头,不过他很友善地为他指出了他想要的《建筑中的结构思维》。

 

给他结账的是一个新来的银发营业员,当那人把零钱递给Vergil的时候他轻声道了谢,顺手把小票扔进了垃圾桶。

 

5.

 

窗外的鸟叫声很响,吵得Vergil醒了过来。Vergil发现从前那个有点害羞的小送报童不见了,一个穿着鲜红夹克的青年取代了他的位置。那个新来的试着和他搭话,但是他没理他,他对这种人没有好感。

 

他今天下午没有课,吃完午饭之后他有点撑,就在校园里进行他的例行散步。属于秋天的阳光还带着点夏天的热度,穿过梧桐树叶间的缝隙烤得那块柏油地发烫。除了法国梧桐路边还有零星几棵香樟树,上面还结着青青的果子。香樟离地并不高,他一伸手就能够到枝叶,轻轻一碰就弄下来几颗圆形的果子,搞得一手樟树刺鼻的味道。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红色夹克的年轻人,陌生人。以他的作风他是绝对不会向一个陌生人发出无意义的搭讪的,但事实上他真的这么做了。

 

“你是这里的学生?”

 

“建筑系的。”

 

那我怎么从没看到过你?

 

然而短短两句话,这就是他们说的全部,Vergil也没有再回答对方的问题,撇下他径自走了。而那个陌生人也没有追上来,任由他的背影渐渐缩成道路尽头的一个小点。

 

6.

 

新的一天。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了很响的啪啪的声音,听着反倒更像是催眠曲。Vergil觉得自己今天身体有些发软,他不想起床。于是他拿过手机扫了一眼日程,早上没课,真是太好了。

 

Vergil一边为自己煮着咖啡一边想今天要做些什么事,他突然想起来教授推荐的一本参考书《建筑中的结构思维》,他想他上午可能要去书店一趟了。

 

下雨的日子里书店没什么人,再加上刚开门,所以他所能看到的地方只有一个正在系着围裙的银发营业员。Vergil发现他打结的技术真是糟糕透了,他的手在背后捣弄了半天还是没弄出什么形状,最后他甚至只打了个活结来确保系带不会落到前面来。

 

他快步地走向了平时放置建筑类书籍的角落,但他一无所获,他只看到了一堆女性杂志。他皱着眉头转过身,发现刚才那个营业员原来就站在他身后。

 

“请问《建筑中的结构思维》还有吗?”

 

“有,在这边。”那人说完就领着他走向了另一个角落。

 

Vergil在后面打量着他,——他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高,连银发的部分都跟自己一模一样。他刚才没太看清那人的正脸,不过他身上很有一种能够吸引女人的气质。说实话他都觉得这个人太不像是个书店店员了。

 

他看着店员爬上梯子把他要的书递给他。而他直到走出书店脑子里还在一直想着那个糟糕的结。

 

7.

 

新的一天,下起了雨。Vergil走进书店,手上的直柄伞伞尖还在往门口的脚垫上滴着水。他把鞋子在垫子上蹭了蹭,顺手将伞挂在了伞架上。书店里黑发的女店员一如既往的脾气暴躁,而店长还是留着他那可笑的光头,不过他很友善地为他指出了他想要的《建筑中的结构思维》。

 

他走到那个位置,从那个书架的最顶部一直往下,他有轻微的近视,凑得近了才发现那本书就躺在最底下的那一层。

 

他当然看不见背后那个营业员的目光。

 

8.

 

当Vergil走进书店的时候店里只有一个正在系着围裙的银发营业员,他打结的技术真是糟糕透了,他的手在背后捣弄了半天还是没弄出什么形状。Vergil实在看不过去,走上去替他打起了结。

 

“多谢。”当那个营业员大大咧咧地转过身来的时候Vergil注意到他的眼睛和他一样是浅蓝色的,“有什么我能够帮助您的吗?”

 

“哦,我想我需要一本《建筑中的结构思维》。”

 

Vergil看着那个营业员给他找零,他的动作显得笨拙而不熟练,但Vergil还是耐心地看完了这一切,包括他胸牌上的名字。

 

9.

 

Vergil走进书店,书店里的人还是寥寥无几。

 

收银台处有一个新来的银发营业员,他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位红褐色长发的美丽女士正在为他整理没戴好的胸牌。他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付了钱就很快地出了店门,那速度几近于落荒而逃,连自己没要零钱都没发现。

 

“Vergil!Vergil!”他听见了背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于是他停了下来。他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刚才的那个收银员。

 

“你的零钱。”

 

“谢谢。”

 

他接过钱就冷淡地转过身去继续走他的路。他甚至都没意识到他从未告诉过对方自己的名字。

 

10.

 

Vergil今天早上出门前整理了一下房间里的东西,他没发现那本《建筑中的结构思维》,但当他在书店里看到那本书的时候他总是觉得自己已经买过那本书了。

 

收银处新来的营业员把袖口挽了上去,露出一截肌肉结实的小臂。Vergil发现他的肉体对自己似乎很有吸引力,他想握住他的手腕。然而他最后什么也没做。

 

他把那个营业员找给他的一个硬币扔进了广场的喷泉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水底各式各样的硬币正在闪闪发亮。

 

11.

 

窗外的鸟叫声很响,吵得Vergil醒了过来。没有咖啡豆了,他只好给自己倒了杯牛奶。今天下午我得去一趟超市,他一边咬着夹了鸡蛋的吐司一边这样想着。

 

教授点名的时候他好像没听到自己的名字,于是他摸出手机来看了看——9月29号,他没课?他都把日期记错了。然后他这才发现连上的课都不是同一门,第一排正中央的位子,他连溜号都做不到。所以今天他的运气到底得有多糟糕?好不容易捱到下课,他觉得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吃完午饭他去了趟超市,他想要的那种咖啡豆放在最高一层,他够不到。一个穿着红色夹克的工作人员从旁边走过来,他踩着梯子上去把自己要的东西拿了下来。Vergil向他道谢,事实上他只注意到了对方银发的光泽。

 

12.

 

今天教授布置了论文,这让Vergil有点头疼。他今天下午没有课,所以他吃完午饭就会去图书馆。

 

他到的时候图书馆里人已经很多了,但好在还有位置。他走到书架间找了几本他需要的文献,几本厚厚的砖头书堆在一起重量十分可观,让他的手臂都隐隐有些无力。等他回来的时候只有一个空位置了,他不得不坐在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奇怪家伙对面。

 

他拿了一本文献开始翻阅起来,看到一半他听见对面的人对他说:“嘿!这本书你现在要用吗?”然后他摇了摇头。

 

“那先借我用用。”对方把那本书拿到自己面前翻了起来,Vergil看他好像也在写论文,所以说他也是建筑系的学生?那为什么他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13.

 

Vergil昨晚忘了关窗户,道路边香樟的味道混着露水味传进了房间,不是什么香味,但很醒脑。他的手肘支着他的上半身,使得他有机会望一眼窗外,好在没有下雨。他下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大腿内侧好像擦破皮了,也许是裤子布料太粗糙了。他没太在意,换了条舒服点的裤子就去了图书馆。

 

他旁边坐了对小情侣,唧唧歪歪黏黏糊糊,耳边传来的那些肉麻情话听得他起鸡皮疙瘩,但他又不能做些什么。明显他对面的那位穿着红色夹克的同学也不待见这对,他突然把Vergil手里的钢笔抢走了,动作天衣无缝而且无比自然。Vergil正要把笔抢回来,对方就把自己的笔塞到了他的手里,对他微笑着眨眨眼:“Verge,今天晚上去我家还是你那里?”

 

Vergil突然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他以前从没这么做过,“随你。去之前要不要去趟便利店之类的?”

 

“我们需要一打套子。”他回答道,旋即转向那对情侣中的男的,“喂,哥们,你有保险套么?不介意贡献几个吧?”

 

那男的明显惊慌失措地看了他们一眼,带着自己的小女友很快地跑掉了。

 

他们走了以后Vergil对面的那人就开始低低地笑起来,Vergil自己也很想笑,但他面瘫惯了,最后不小心把笔碰到了地上。

 

他们两个人蹲下身去同时去捡那支钢笔,他们的指尖互相触碰到了对方的。Vergil的心脏猛烈地跳起来,他忍不住蜷起手指,直到他对面的那个人把笔递到他的手里。

 

“你的名字?”

 

“Dante。”

 

14.

 

他来到了图书馆。他以前一直嫌桌子太窄,两个个子太高的人坐在一起很容易就会碰到膝盖,正巧今天坐在他对面的那人腿够长,他稍微动动腿就能碰到他的膝盖。

 

Vergil尴尬地把椅子往后挪了挪,但是情况依旧没有好转。在图书馆温度略低的空调的吹拂下,人体散发出来的薄薄的温度也变得那么明显。些许的压迫感让他的心跳得稍微快了点,连视线刚扫过的词句都无法传入他的大脑。

 

15.

 

他来到了图书馆。今天他的对面没有人,他发现他没办法写论文了,看不进书,脑子里也蹦不出一个字。他先是玩起了钢笔帽,后来又开始转笔,从一个手指到另一个手指,简单的动作让他乐此不疲,说白了就是逃避。

 

过了中午他在校园里进行他的例行散步,尽管现在已经是秋天,但气温并没有降下来。这种艳阳普照的天气不适合散步,但他想要逃避。至于逃避什么,他现在还说不清楚。

 

16.

 

自行车叮叮当当的铃声在他的房子附近响起来,他走出房门的时候正好看见穿着鲜红风衣的青年在把报纸扔向他这边。他轻轻松松就接住了那份报纸,然后就转身打算回去,但是那个送报人叫住了他:“嘿!你是附近大学的学生吗?”

 

Vergil回过身来看着他,“有什么问题吗?”

 

看起来那位银发的青年脸上带着种压抑的兴奋,“建筑系的?”

 

Vergil有点不耐烦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他还是想马上就回去,尽管他不会迟到。

 

“我是你的同学Dante,很高兴见到你。”说着他伸出了手,出于礼貌Vergil握了上去,他感受得到那人指尖的薄茧,掌心粗糙的纹路,还有略高的体温。当他想把手抽出来的时候他发现他的手被人紧紧地握住了,他不得不低声道了一句:“可以放手了吧?”

 

Dante说了句抱歉,松开了他的手,但是他一直都没有移开他放在Vergil的手上的目光。他的眼神太复杂,Vergil还不能完全理解它所代表的的一切。

 

17.

 

图书馆,书架前。他看见一个不高的女孩子正在试图拿到书架最高层的书,尽管她踮起了脚尖但她的手离那本书还有一段距离,于是他走过去帮她把书拿下来。他听见她轻声道了谢,然后很害羞似的快步走开了。而当他回到他的座位上时他发现刚才那个女孩子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

 

“……你知道,现在没有位置了。”

 

“没关系,你坐着吧。”

 

对面的女孩子长头发,大眼睛,细细的手腕从袖口露出来一截,客观来说算是个美人,最重要的是对他有意思——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发现她在用眼角不停地瞥着自己。那话怎么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甚至还自带追求者,左边那个就是。Vergil不否认那个追求者很有魅力,可惜……

 

可惜什么?

 

Vergil看见他们两个携手走出图书馆,然后开始用一整天来思考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18.

 

Vergil的缪斯女神显然和他失之交臂,他在图书馆待了一整天,读完了他所有需要用的资料,但是他的脑袋里空空荡荡,连一个字母都看不到。

 

傍晚的时候他走在校园里那条种满了法国梧桐和香樟的道路上,有点起风,风吹得树上的叶子哗哗地响,地上都能已经看到几片黄色的落叶了。对面走来一个人,晚风拍打着他红色风衣的衣角,他的脸融化在逆光的阴影里,Vergil看不清他的五官。

 

陌生人给他一个问句:“你是建筑系的学生?”

 

他不可置否。

 

“我听说搞建筑的男的都是GAY。”

 

“连教授都是女性。”

 

“事实上,我也学建筑。”

 

“然后?”

 

“你有没有兴趣做一晚的GAY?”

 

故事永远比现实动听,Vergil想。只有一个吻,甚至连唇齿间的纠缠都没有。

 

19.

 

上午结束了课程,他拉上房子里所有的窗帘开始看电影。《七年之痒》,前任房主留下来的碟片中他只剩这部没有看过。老片子有点卡碟,但依旧可以清楚地看见玛丽莲·梦露的裙摆被风吹得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晃动在眼前的白影是对理查德最深的诱惑。七年那么长,厌倦情绪自然会产生,屈服于诱惑也自是意料之中。

 

没有等到结局,他最后还是选择了靠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有些人一眼就可识别他的倦厌情绪,可要知道那有些人有时候根本就不存在。

 

20.

 

Vergil在晚间的校园里散步。路灯明明暗暗打出一片模糊不清的树影,他的身边经过一个又一个的人,男的女的,但都是年轻的。他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遇见的却总是那么一个人。

 

他们错开了走,当一个人陷入黑暗时另一个人正好走到稍亮的的地方。光和影交错。然而他看不清那人的脸,也不想看清。

 

21.

 

他走在去电影院的道路上。学校附近有那种专门放老电影的电影院,很受学生情侣的喜爱,单身去的不多。今天放的是《七年之痒》,他买了票,坐在前排。他的左边坐了个银白头发的人,拿了杯草莓圣代和一大桶爆米花吱吱嘎嘎地吃着,搞得后面的那对意见很大。

 

电影到了后半部分后座黏糊的啧啧水声越来越明显,他也越来越困,飘飞的白裙子在他眼前成了一团白雾。倒下去之前他好像靠到了什么东西,硬邦邦的不会动,大概是电影院的靠背?反正不是人就好。

 

他睡得那么香,夜里竟然没觉得冷。

 

22.

 

在这个习惯以熬夜和私生活混乱为荣的时代里,Vergil作为一个拥有着良好的早睡早起习惯的人,一直都为自己健康规律的生活感到骄傲。尽管有人曾经告诉过他过着几近于苦行僧的禁欲日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明白他现在所躺着的凌乱床铺代表着什么意思,尤其是在这种身体凉凉地接触着被面的时刻。

 

然而他还是开始了明知故问的对话:“你是谁?你在我的床上想干什么?”

 

这个对话在他发出了这两个问句之后便结束了,因为需要回答他的人已经被他用床头的日本刀打晕在了地上,值得一提的是对方的下体还很精神地站立着朝他打了个招呼。

 

空气里甚至还飘浮着一种糟糕体液的味道,这味道让Vergil觉得他的房间污浊不堪。他皱着眉头穿上自己的衣服,走向墙边的窗户并把它打开。清晨的阳光并不十分明亮,然而他却因此觉得心情好上了很多。

 

做完这一切他才有机会观察那个倒在地板上的不速之客,最后他还是决定把他扔出自己的房子,而且还很好心地给他穿上了他鲜红的外套,不至于让这位先生有机会在街上裸奔。

 

23.

 

Vergil烦躁地不停地翻着手机,他今天没课,他应该休息,但他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在这个清闲的日子里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

 

晚上六点刚过,他走在他最喜欢的那条道路上,然后遇见了一个人。那人有一张和自己很相似的脸。他好像认识自己,起码他知道自己的名字是Vergil。Vergil觉得自己好像也认识他,但他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柏油路上的落叶发出簌簌的响声,而他和那个他好像认识的人并肩走在一起。他试着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剩沉默。

 

24.

 

晚上六点刚过,Vergil走在他最喜欢的那条道路上,然后遇见了一个人。Vergil发现自己好像很熟悉他,包括他鲜红的风衣,柔软的头发,走路的姿势,身上散发出的奶油的香甜气息。他搜索了自己的记忆,却找不到任何一个与他匹配的人。

 

他们慢慢地走着。这条路并不长,但他们走了很久。清凉的晚风拂过他们的脸,卷起地上发黄的枯叶。秋天的凉意似乎越来越近了。

 

在他们即将分离的时候,他身边的人突然说了一句:“我的名字是Dante。”

 

Vergil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尽管他不知道第二天这个名字就会消失在他的记忆里。

 

25.

 

Vergil今天来晚了,教室前排早就坐满了人,他只好找个后面最靠前的位置坐了。他的右手边有一个银色头发的人正趴在那里睡觉,一直到上课他都没有醒过来。他平稳的呼 吸带动了他柔软的发梢,细细碎碎起起伏伏,后脑勺甚至还有一小撮不听话的翘起来的头发,看上去像是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小鬼。

 

教授的课很无聊,他的低度近视导致他坐远了就看不清黑板,偏偏这个教授又是个嗓 门小的女老师。他听得费力,却又没办法。他的钢笔滑过他的笔记本,留下一串流畅的字迹。他看见黑板上写了句什么话,刚才好像没提到过,但他看不太清楚,只能挑着几个还看得见的字母抄了,等回去再查。

 

“G-U-E-S-SN-O-W W-H-O H-O-L-D-S T-H-E-E……”Vergil听见他旁边传来一个男声,于是他回头去看,原来那个打瞌睡的已经醒了?

 

他依着那人的话把那句话抄下来,连起来读了一遍。

 

Guessnow who holds thee?' -- 'Death.' I said. But, there

The silver answer rang, --'Not Death, but love.'  

 

逮住你的不是死,是爱。

 

26.

 

他早上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天真的已经凉了,夏天的薄被早已抵挡不住秋晨的低温。他试着支起身子,却发现四肢使不上劲,脑袋昏昏沉沉都思考不了什么东西。难道是感冒了?一个喷嚏像是回答他的问题一样冒了出来。

 

他开始翻床头柜的药箱,却不小心在抽屉里面发现了一打未拆封的保险套。Vergil有些困惑地将那些玩意拿起来看了看,他没有带人回家的习惯,自然也不会在家里放这种东西,看情况搞不好是哪次出去顺手带回来的。他把它们放回了原位,万一哪天真的用得着,也算得上是有备无患。

 

没有力气烧开水,他不得不干咽下药片,喉咙的收缩带来了疼痛,他想他可能已经有了炎症。鼻塞导致了呼吸不畅,也许还顺带了供氧不足?他倒在沙发上很快就睡了过去,连被人抱起来都尚不自知。

 

27.

 

Vergil一醒来就意识到自己感冒了,鼻塞头痛一起上,再加一个响亮的喷嚏。条件满足,结论成立。盖在身上的被子太过厚重,对现在的他来说掀开来都有些困难。他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幸好没有发烧。他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倒水吃药,休息了一会才想起来今天他还有课,于是他找出了教授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然而回答他的声音并不是平时那个温蔼的男声,大概是新来的助教,他甚至还觉得那年轻的声音有点熟悉。他请了病假,最后还被人询问要不要来探病。他有些诧异对方的态度,但还是礼貌地回绝了。

 

他随手翻了翻床头柜上放着的《文学回忆录》,看到朱庇特那段就开始昏昏欲睡,睡到半梦半醒就觉得有温热的物体触及了身体,那更有可能是他一厢情愿的幻觉。绵软的床铺放松了他的神经,把他拖入了沉眠的深渊。

 

28.

 

Vergil今天来晚了,公共课的人一向多到让人怀疑会不会挤爆教室,他只好找个仅剩的位置坐了。他旁边坐了个人,脸上带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他当然不知道此刻对方连急智都没了,搜肠刮肚地想着自己从前泡妞的经验,然后不幸地发现没有一条符合现在的情况。

 

最后Dante咳嗽了一声,“你感冒好了?”

 

Vergil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这样一来就显得他好像对着空气讲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所谓关心则乱,小心翼翼的第一次带来反效果。他从笔记本上撕了张纸下来,唰唰唰地写了句话推过去:“感冒真没好?”

 

另一边隔了半天没动静,他都以为自己要再写一张过去,而这时却真有一张纸条推回来了,“我很好,谢谢关心。”

 

这写了不跟没写一个样子!

 

Dante撕了另一张纸继续在上面信口胡说,一边趁着另一个人不注意的时候把原来那张纸珍而重之地叠成小块收起来,顺手塞进了胸前的口袋。想来他好像已经干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了,做起来自然驾轻就熟。

 

“人见到初爱的人,从不直接趋前。”书上如是说。

 

29.

 

Vergil遇见了一个人,他们只在一天里遇见了三次。第一次在清晨的家门前,第二次在上午的课堂中,第三次在下午的图书馆里。

 

第三次他们终于搭上了话,对方抓住他的手,他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能松开。对方告诉他明天在那条他惯常散步的道路上见,他自然一口回绝。隐秘的期待一闪而逝,快到他以为那就是精神错乱的感觉。

 

他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这件事似乎已经真切地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30.

 

这一切都在以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发展着。

 

他被人拉着去吃披萨和草莓圣代,天知道他吃完晚饭才去散步,甚至还是那种垃圾食品。品味有问题,形象说好听点叫狂放说难听点叫邋遢,性格还正好是那种他最讨厌的,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和他处处不对盘的人,看见估计都得绕着走。然而他还是发现一点,他不得不承认,喜欢这种情绪总是打得人措手不及。

 

他想他无可救药。

 

31.

 

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学校附近通宵的咖啡馆人就显得不那么多。下午Vergil收到了编辑的催稿电话,警告他明天之前必须把稿子写好。他想了很久才模模糊糊记起来自己以前好像向这个杂志社投过一两篇稿,然后他就被列入供稿人名单了?他心里默默下了个不可思议的结论。

 

他写稿子习惯手写而不是用电脑,这点被他的编辑讲过好多次,好在他的字体对他的编辑来说并不难认,再加上字数不太多,录入的速度并不至于耽误太多时间。他写到一半就开始走神,变成一句一段。他皱着眉划掉那些废弃的句子,试图把它们拼凑在一起。

 

他老觉得有什么很响的咀嚼声吵得他集中不了精神,于是他朝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看过去。被披萨塞满的嘴巴撑得鼓鼓的,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那种一侧脸颊鼓起的样子也很好看。

 

32.

 

天色暗下来。

 

Vergil坐在咖啡馆的一个位置上,翻着那里供应的建筑杂志。他在等一个人。

 

墙上钟的时针从六点一直走到了十一点半,他等的人还没有来。在这期间他反反复复地翻着那本杂志,他已经能不看书就说出哪篇文章在第几页,甚至连卷首语都背得出了。

 

这一天很快就要过去,而他终于感到有个人坐在了他的旁边。

 

“你迟到了。”

 

“对。接近六个小时。”

 

“你不道歉?”

 

“如果你需要的话。”

 

“新的一天很快就要到了。”

 

Dante的手指明显颤动了一下,“你能熬夜吗?”

 

“哦,抱歉。”Vergil打了个哈欠,“我好像是做不到了。”

 

“晚安。”

 

十二点的钟声就像是催眠的魔法,夺走了他所有的清明。

 

33.

 

晚上六点刚过,Vergil走在他最喜欢的那条道路上,然后遇见了一个他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的人。起码他知道对方叫Dante,对方知道他叫Vergil。

 

Dante问他是不是在写一篇建筑的论文,他说是,然后Dante说他可以提供给他一些灵感。Vergil并不觉得他需要别人提供的灵感,但他还是默许了。

 

也就是说,他用一个不知所谓的理由把一个陌生人带回了家,并且内心欢喜莫名。

 

34.

 

他觉得他越来越热衷于夜间散步,却不知道原因为何。有人牵住他的手,他们并肩走在校园里的道路上,经过一棵棵不高的香樟和一对对黏在一起的情侣。他借着灯光看见了那人的脸,相似到简直让他以为那是他幻想出来的另一个自己。

 

没有人牵过他的手,他也没有牵过别人的手,从来都没有过。这是第一次,假如他没猜错的话,他确实是喜欢上一个人了。

 

35.

 

远处传来略低的乐声,男声唱的语言是他听不懂的那种,有些厚重,又有些飘渺。红色风衣的青年坐在他对面,用小银匙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草莓圣代。

 

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他要怎么形容,他能怎么形容。

 

36.

 

图书馆,书桌前。Vergil伸手拨了拨已过眼睛的刘海,虽然平时这对他没什么影响,但他确实需要剪头发了。

 

“要我帮你剪头发吗?”

 

他抬眼望向发声的人,后者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向他笑了一下,在他看来那笑容有点痞,再加上五官加成,假如他是个女孩子现在十有八九都不能思考了,可惜他不是,他只是问了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你打算怎么办?”

 

Dante挠了挠头,这样的动作让他看上去有点傻,“你家离这里有多远?不远的话就去那吧。”

 

他到最后也没弄明白他怎么就把Dante带回家了,后脑的碎发扑簌簌地从肩上落到地上。当Dante灵活的手指拂过他的耳垂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有电流从那里通向全身。

 

37.

 

他和Dante并肩躺在床上,夜晚的温度已经有些低了,汗水蒸发在空气里需要热量,窗外的风吹得他就更冷。身边的Dante已经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而他想起今天报纸上的日期,这实在是不正常的低温。他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来看了看,顺口问了句:“今天几号?”

 

“9月29号。”

 

难道是台风过境?还是大量热量的产生散失导致他对外界温度变化的感知出现了偏差?他试着努力说服自己相信其中任意一个理由,但是隐隐的不安已经在他的心底埋下了种子,只待一个合适的契机生根发芽,吞噬他的一切。

 

38.

 

那条道路上的法国梧桐叶子都掉得差不多了,发黄的枯叶一踩一个响;香樟熟到发黑的果子掉在地上,被行人碾踏过后露出里面绿色的心来,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Vergil伸手拉了拉他的外套,九月底真的需要穿两件衣服吗?

 

不相信就不会有怀疑,不怀疑就不会有相信。也许真相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闭合时相安无事,一旦开启就无法挽回。

39.

 

灯红酒绿。醉生梦死。Vergil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夜晚酒吧中人的常态,他一直都对这种生活方式持反对态度,事实却是他偶尔也会来这类地方排遣一下夜晚无处言说的烦闷——乱七八糟的灯光打在酒液上的反光闪得他眼睛有些花,酒精在他的身体里烧起来带得理智就像年久失修的墙壁上的白灰哗啦啦地剥落了一地。

 

或许是在这时候肢端毛细血管收缩,回心血量上去了,心脏负荷增加了?他的心咚咚咚地跳得那么沉重,好像在下一刻它就跳不动了一样。他看见那双手灵活地翻飞于各式各样的酒瓶酒杯之间,耳边那些女孩子的尖叫听得他心烦。他不能思考。他揪过那人的领子就亲了上去。

 

他看不见他身后那位女士意味深长的目光,一点也不。

 

40.

 

他的头痛得要死。他的身边躺了个陌生人。幸好这还是他的床。

 

“出去。”

 

“我还要穿衣服。”

 

“十秒钟。”

 

他不相信他会把一个陌生人带回家,即使是一夜情。最重要的是他从不认为一夜情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最后他把枕头砸在刚刚闭合的门上。他只觉得他头痛欲裂。

 

41.

 

他在酒吧里。对他来说那酒吧的音乐品味简直糟糕透顶,摇滚乐震得他头脑发胀,不过这不是重点。看对眼的对象就在吧台对面,衬衫扣子三颗没扣,露出锁骨和一片胸膛,附带一堆穿着暴露身材正点的女孩和一打尖叫。

 

荷尔蒙的效力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强,他喝完酒就就朝着门口走过去。夜晚的冷风吹得他发热的头脑清醒了一点,但他依旧步伐不稳。他没法抵抗背后突如其来的冲击,后脑磨蹭在粗糙的墙面上并不舒服,好在有人用手垫着。

 

缺氧导致了头脑发昏,酒精导致了神经麻痹,他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今晚不论做什么都没有关系,总之都可以归类于一个醉鬼行为失常。

 

42.

 

他在咖啡馆里。他的对面坐着他的编辑,她将杂志社的样刊推到他面前,包括一个白色的信封。说起来这还是他和他的编辑第一次见面,她确实是个美人。她手中的银匙和她长长的金发相得益彰,不过在他看来她的穿着甚至可以直接去夜店。

 

“我昨天在酒吧看到了你……”

 

“抱歉,你可能是认错人了,昨天一天我都待在家里。”

 

尽管他矢口否认,她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是让他有些在意。

 

43.

 

Vergil从梦中醒过来。气温实在太低,在家里只穿一件衬衫太冷了。他找出他的外套,发现还不太够,再找的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外面那些不按时节落果的香樟味道浓郁得让人作呕,但是电视上的新闻告诉他今天是9月29号。这与他的记忆相吻合。

 

他尝试着回想某些细节,但他只感到了头痛。

 

44.

 

“你想知道这一切吗?”

 

他的对面坐着他的编辑,后者正以一种略带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连她曾经闪闪发亮的金发都变得黯淡了。

 

“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有个人试图把他嵌进你的记忆里,他每天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尽管你每天都会忘记。他已经坚持44天了,不要拒绝他。”

 

说完他的编辑就甩着她长长的头发出了店门。他想追上去,然而他却没法迈开他的步伐。他似乎能从她刚才的话里得到很多他隐隐约约知道的东西,但他不能想,不敢想。

 

45.

 

他醒来时发现他躺在一个人的怀里。他的第一反应是把那个人撂倒,起码也得挣脱这个怀抱,事实却是他好像下不了手。他觉得他鼻炎好像又犯了,鼻子发酸似乎也是症状的一种?

 

短信的铃声响起来,他伸手要去拿手机,却被人捷足先登。他看见他熟练地拿起手机解开自己的密码锁,他仍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你知道密码?”

 

“对。”

 

“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从来都没见过你。”

 

“你愿意听个故事吗?假如你不嫌它太过脱离现实的话。”

 

接下来他给他讲了一个每天都会失忆的男人和他的恋人的狗血故事,他听完之后沉默了很久。

 

“你指那个每天都会失忆的男人就是我?”

 

“对。”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可以向Trish求证,我指的是你的编辑。”

 

最后他把那个不速之客粗暴地赶出了门,他的手机已经按好了他的编辑的号码,但他没有勇气按下去。

 

46.

 

Vergil醒过来,天空阴沉沉的发黑,透过窗帘去看几乎就是黑夜。裹着棉被他都觉得有些冷,大概是气候异常?但是事情好像没他想得那么简单。

 

七点整他的家门被准时敲响了,他有些疑惑,但还是去开了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男人,五官简直一模一样。他想不清楚为什么这种时候会有人找上门来。

 

按理说他不会让陌生人进家门,然而面前这个好像就是让他破例的人。

 

47.

 

他和Dante坐在沙发上看电影,玛丽莲·梦露的《七年之痒》。Vergil看到Dante盯着梦露的白裙子看了很久,然后他就问了一句:“你觉得她怎么样?”

 

“她很好。但你更好。”

 

他紧紧抱住他。他以前是不是读到过这样的句子:和你初遇是久别的重逢,在遇见你之前就已经在别的时间和地点爱了你很久很久了……

 

不真实的事情就让它更不真实。真爱那种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也能让他继续把这美梦做下去。

 

48.

 

他去医院做例行体检,然后在那里遇见了Dante。他看见对方的目光躲躲闪闪,手上的报告被揉得皱巴巴的。但他还是跑过来,为自己围上了他脖子上那条还带着体温的围巾。

 

49.

 

已近黄昏,他还是走在校园里,那条两旁布满了树木的道路是他最喜欢的地方,落日的余晖还给这里带来一片拉得长长的阴影。有些事情即使苦心隐瞒也终究会露出马脚,而撞破这种精心设计过的谎言也需要一点运气。如果他不是今天心血来潮地收拾了一下他的房子……实际上大多数人也许会认为维持现状会更好,但是他不,他需要真相。

 

“你来了。”

 

“对,我就在这里。”

 

“告诉我一切。”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不,实际上我什么都不知道。”

 

Dante走近他,他很难得地叹了口气:“你的记忆中枢似乎被肿瘤或者手术或者别的什么不知名的玩意儿破坏了。一开始只是记忆有暂时性的衰退,逐渐地你的记忆开始永远都停留在2012年的9月29日。”

 

Vergil沉默了一会,“然后你一直都在尝试着……尝试着复原这一天?”

 

“不,”Dante微笑起来,“我只是为了让你重新爱上我。”

 

“我想过你会发现,实际上你也做到了。无论怎么说,最坏的情况也不过就是被你赶出去……曾经你也问过我这一切,最后你放弃了,但是我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会来的。”

 

“比如现在。”

 

吻来得突然而又猛烈,幸亏这个时间点学校里没有什么人,不会妨碍他们两个磕磕绊绊地回到Vergil的房子里。他们努力地脱去彼此身上的衣物,脱不去就直接撕开。他们在对方的身体上落下一个个吻痕,疯狂地纠缠在一起,一直到筋疲力竭的最后一刻。

 

最后一次过去Dante已经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然而他还是在感受到Vergil从床上爬下去的那一刻醒了过来。他看着Vergil以惊人的毅力奋笔疾书了一整夜,一直到他停下他移动的笔尖。

 

他知道Vergil清楚他已经醒了,也懒得装睡。Vergil疲倦地向他走过来,“告诉我今天的真实日期。”

 

“11月17日。已经过去五十天了。”

 

Vergil把那卷稿纸递给他,“等我睡醒了别忘了把它给我。”

 

“这是什么?”

 

“什么也不是。”

 

50.

 

为了不吵醒Vergil他把房间里的灯光调得很暗,再加上他确实不熟悉Vergil那种优雅流畅的字体,时间不长他就感到自己的双眼酸胀不已,然而他还是坚持读完了那卷手写的稿纸。尽管Vergil告诉他那玩意什么都不是,他还是觉得自己都很难形容那种读完全文的震撼感。《50 First Dates》,真是个好题目。

 

临睡前他突然就想起了放在Vergil客厅角落里的某本科学杂志上的一段话——“人体身上的细胞每隔七年就会全部更新换代一次。”也就是说,七年后站在你面前的就会是一个陌生人。而他呢?他每天面对着的都是一个失去了前一天记忆的Vergil,让他每一天都能重新爱上自己——这听着很傻,而且毫无意义,但他每天都在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实际上,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他爱的到底是昨天的,今天的,还是明天的Vergil?

 

管他的,他在用被子裹紧两人时想道,不论是昨天的今天的还是明天的,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乐意去迎接每一个有Vergil的明天。

 

Fin.

后记

 

终于写完了!

这篇文章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风格差得很多请不要吐槽,毕竟不是同一个时候写的。这种类型的适合一次性写完,不过我还真没那么大块的时间写。写的时候常常想弃坑,还常常嫌弃自己废话多得要死,明明可以一句话结束的东西还能扯出一大段。最后果然还是爆字数了……

结局算是开放性还偏HE的吧,因为这篇东西原本打算拿来送人,但是BUG实在太多送不出手啊囧,贴吧里发的版本应该还有个时间BUG,我是数死早_(:з)∠)_

总之希望读到这篇的各位有被治愈到啦,这样就是对我最好的奖励了www

爱大家!

 

疯子在跳舞

书于2013年10月5日夜


转载自:细雨若闻
评论
热度(12)
  1. Griotte细雨若闻 转载了此文字
    這篇文的感覺真的好棒。
© Griot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