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otte
密碼:20010823

一個無用的廢人

◇和泉八雲(灰原藥)
◆深井結己
◇梅太郎
◆木原音瀨

◆鬼泣|但丁×維吉爾 互攻
◇unlimited|安迪日宮×兵部京介
◆jojo|JD JC JKJ
◇家庭教師|xanxus×squalo
◆fate|齊格飛×迦爾納 言峰綺禮×吉爾伽美什
◇鬼畜眼鏡|雙克 克御 御克 本克 眼鏡受
◆逆轉裁判|成步堂龍一×御劍憐侍

聲優腐向|諏游 安游 平井達矢×平川大輔
 
 6
 

【DND】【NK】【隐DVD】Hit By A Feeling

细雨若闻:

Hit By A Feeling


 


“Suddenlythe sky turns blue, I'm hit by a feeling.


Suddenly the wind gets warm, I'm finally breathing.”


 


Nero推开店门的时候门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引得站在柜台后的店员抬起头看了来人一眼,然后又很快地低下头对他那似乎永远都对不完的账单。那首歌欢快到不可思议的旋律回荡在现下还是门庭冷落的披萨店里,通俗易懂的乐曲也算是符合这家店的顾客口味,但这直白的歌词在一瞬间就击中了他的心,让他的心神从那一刻 开始就变得恍惚起来。


 


Dante兴味盎然地说了一句:“我还是第一次到这家店里吃披萨。”


 


“那我们换一家?我估计你也应该吃厌了。”


 


“不,披萨是最好的。”


 


Nero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Dante就坐在他对面。他点了一杯比尔森啤。啤酒上来的速度是最快的,玻璃杯中的液体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一片灿烂的稻草金色,洁白丰富的泡沫飘在上层,带来一股浓郁的花香气味。其实Kyrie不太喜欢他喝酒,这时候他只要说一句“酒的颜色很像你头发的色泽”,Kyrie就不会阻止他的行为。喜欢这种酒的原因当然没这么复杂,或者说浪漫?好喝,符合他的心情,这些都是构成因素。


 


披萨上桌的时候还是热腾腾的,他们稍微等了一会。Dante开始吃他的草莓圣代,那样子简直和上辈子没吃过东西的人没什么差别。Nero则灌了一大口啤酒,此刻他开始庆幸那绵长发甜的后味并不是酸苦的味道。味觉上的自欺欺人太明显,喝下去的液体缓慢地滑过味蕾,向他的神经传输着苦涩的信号。


 


一直到Dante舔完小匙上的最后一点奶油,他才听到对方开口说了一句:“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


 


“十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十年,哦,十年一下子就过去了。”他朝着Nero眨了眨眼睛,然后他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才道,“你看上去变了很多,Kid。”


 


“时间能改变很多。”


 


“这话不错。顺便问一句,你和Kyrie结婚了吗?”


 


“早结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七周年纪念日。”


 


“这种日子你还陪着我吃披萨?”


 


“Kyrie要是知道那个对象是你的话她会很高兴的。”


 


Dante耸了耸肩,没再说什么。他见披萨凉得差不多了,就随手拿了一片送入口中。他吃得很快,不知为何就给人带来一种那披萨很好吃的错觉。然而Nero没有动手,他只是一口一口地喝着他的啤酒,一直到盘中只剩两块披萨的时候,他终于拿起了其中的一块。


 


Dante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打算让整个披萨都落入我的肚子里,真小气。”


 


“起码是我付的钱。”


 


“好吧,付钱的是大爷。要我把最后一块也留下来给你吗?”


 


“不用了。”这话不假,他现在其实一点都不饿,而且要知道Kyrie做菜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被养刁的口味很难适应外面的食物。冷透的披萨硬邦邦的,口感很糟糕,但Nero还是选择皱着眉头把它吃了下去。Dante一时之间停下了他咀嚼的动作,把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他吃东西的样子。


 


他想了想,停顿了一下,最后说了一句:“你看起来很像他。”


 


“什么?”Nero有点紧张,他被呛到了。


 


“我是说Vergil。”


 


“哦……你不是说我和他之间有某种联系?”他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心脏就像坚硬的巨石一样落入深渊,所谓燃起的希望又很快被掐灭,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


 


“起码我可不希望你是他的儿子。”说完Dante又开始吃起来。


 


店里的窗帘并没有拉上,下午两点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桌子上,现在还是天气正好的四月中旬,Nero却觉得自己有些冷。他的心跳得很厉害,不得不用低下头啜饮酒水来掩饰,然而他还是偶尔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用眼角瞥一眼Dante。这实在太可笑,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才会做这种事,但是他停不下来。


 


他说不清那时间是短还是长,总之他看到Dante吃完了他就问了一句:“可以走了没?”


 


“再加一个草莓圣代。”


 


这次Dante吃的要慢上许多,他灵活的舌尖滑过银匙上挂着的一点奶油,然后将其收入口中。Nero觉得他这个样子和他以往的形象差得实在太多,包括他喜爱的食物,完全不像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热爱的东西,但这并没有什么令人感到奇怪的地方,他只是有些难受他不知道这种事情。了解得越深有些东西就越阻挡不住。他对Dante没有任何要求,完全的包容,无论他做什么他都乐意接受,甚至连Kyrie都做不到这点。


 


有些感情用言语表达都显得太浅薄。


 


当他们出了店门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的时候冒出来一群低级恶魔,Nero很庆幸他之前感到的寒冷并不是错觉。他没有带他的绯红女皇,但他的腰间配着那柄阎魔刀,而Dante拔出了他那把黑色的手枪而不是他背着的那把大剑。Nero虽然有些奇怪,但他没有问下去,其实以他的能力搞定这群恶魔完全不在话下。


 


这么多年过去,他对阎魔刀的控制比以前精准了许多,切开恶魔表面时飞散开来的黏液没有停留地滑过刀面,也没有染污他的衣角。一直到最后一只恶魔倒下,他还没来得及掏出他的双管左轮手枪,就有一发子弹结束了它的性命。


 


Nero回头看了一眼Dante,他有点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被清扫过的角落现在显得很安静,Dante的样子模糊在灿烂的阳光里,好像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他只能听见一声轻笑:“你真的是越来越像他了。”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嘿,Dante!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Dante没有回头,也没有做任何手势,“我想大概不会再见了。”


 


他要走出他的生命了。


 


假如这是十年前的Nero,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追上去,但是前提是十年已经过去了。他之前说的没错,时间能改变很多,他毕竟已经不再是那个十七岁的少年了,狂放不羁,随心所欲。二十七岁的青年身上有太多的责任,左手无名指的戒指箍得他手指发疼,他没办法放下。


 


“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七年前的今天他在牧师面前许下横贯一生的诺言,与Kyrie交换了戒指,亲手戴上了一辈子的枷锁。他曾经以为Kyrie会是他一生的挚爱,然而那种温淡如水的感情永远都缺少一种惊心动魄,原来他以为这就是生活。他不否认他爱着她,但是爱得也许还不够深。


 


一直到遇见Dante他才明白,这是第一次,以前从来都没有过。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爱过一样。


 


那欢快的旋律还在远处不断地回荡着,吐字模糊得像是电影里的画外音。


 


——突然天蓝碧洗,情涌如潮。


 


——突然柔风生暖,我终悉心有所属。


 


……


 


Nero最终还是走在了回家的道路上,他的手上还抱着一捧玫瑰作为纪念日礼物,要知道他的妻子还在家里等着他。


 


有些事错过了就不能再重来,有些人错过了就不能再挽回。


 


Fin.


 


 


后记


 


这篇的CP好像很复杂,应该是主DND&NK&隐DVD。灵感来源于Grey's Anatomy第二季里Dr.Shepderd没选择Meredith而是投奔了他老婆这段,不得不提的是当时Meredith说的那段“pick me,choose me,love me”,当时真心震撼到我了……


 


写得有些乱七八糟,睡了一觉把之前想的句子都忘记了OTZ


 


我 想这篇里的奶油爱的人应该有两个,而且丁叔和村姑的地位是平等的。用个略槽蛋的比喻来形容,丁叔就是奶油心口上的那颗朱砂痣,村姑就是衣领上的那粒饭黏子。不要怀疑,丁叔其实是知道奶油喜欢他的,不然不会两次提及奶油和尼桑的相似,不过丁叔心里只有尼桑就是了,其实奶油也知道这件事。


 


说白了这篇就是膈应人向的,我已做好了躺倒任操的准备_(:з)∠)_

转载自:细雨若闻
评论
热度(6)
  1. Griotte细雨若闻 转载了此文字
© Griot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