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otte
密碼:20010823

一個無用的廢人

◇和泉八雲(灰原藥)
◆深井結己
◇梅太郎
◆木原音瀨

◆鬼泣|但丁×維吉爾 互攻
◇unlimited|安迪日宮×兵部京介
◆jojo|JD JC JKJ
◇家庭教師|xanxus×squalo
◆fate|齊格飛×迦爾納 言峰綺禮×吉爾伽美什
◇鬼畜眼鏡|雙克 克御 御克 本克 眼鏡受
◆逆轉裁判|成步堂龍一×御劍憐侍

聲優腐向|諏游 安游 平井達矢×平川大輔
 
 8
 

【DVD】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细雨若闻:

你要是能看见我就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梦中醒来的前一刻他的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这句话。当他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却已经记不起他刚才的梦了,只有那句话还残存在他的身体里,让他不由自主地情绪低落。

他没有钟——他那可怜的收入承担不起那昂贵的价格,更别提手表了,但总有那么些需要他判断的时刻,比如现在。Dante向窗外望去,那厚重云层中透出的暗光使他确信现在还没有超过早上五点,要知道平常这时候他还在和他梦中的曼妙女郎幽会中。他想这真是糟透了的一天,他甚至都不知道他该如何打发这无趣的时间,至少他从未见过由委托人在这个时间点找上门来。

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刚才有个人,或者恶魔,甚至是两者都不是的什么东西,从他的窗前掠过了。那轻盈的背影就像一阵清风,吹过了就了无痕迹。一个难缠的对手,但Dante不认为自己会落在下风。身体的反应先于思考,让他迅速地跟了上去。不知时间,不知目的地的追逐让他身体中属于恶魔的那部分血液蠢蠢欲动,顺带打发了无所事事的早晨。

这一路上,他经过了荒野,经过了森林,甚至还经过了一个美妙的湖泊。他发自内心地觉得那儿真是棒极了,附近甚至还有被他的跑动所惊起的小动物。他敢打赌他以前从没来过这么美丽的地方,但他就是能想象出夜晚萤火虫闪闪发亮地漂浮在湖面上的样子,不远处甚至还有低头啜饮湖水的小鹿。

他飞快地奔跑着,此时第一缕阳光已经破开重重云雾照射在城市广场中央巨大的喷泉上。他看见那明亮温暖的金色透过水柱被散射成一片绚烂的色彩,隐隐约约地还能听到几声不清的叫卖。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祥和,让他因长时间追逐而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

四周的温度开始有了下降,树木茂密的枝叶挡住了妄图破开防御的光线。随着他的前进,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暗。最后他拐入了一条河道,水不深,甚至还没到他的膝盖。Dante看着他泡了水的靴子和裤脚,忍不住骂了一声,但还是没停下他的脚步。

他很少会这么执着地进行一次没有目的地的追逐,然而他的心告诉他他不能停下。好在他的心真的没有亏待他。

因为他看见了那个暗蓝的背影。

“You showed up.”他听见那熟悉的冰冷嗓音道出这句时他就在暗想这到底有多像讽刺剧的开场,天上甚至还落起了雨,而他很难说清那是雨还是他心中曾有的泪,但这并不重要。他还记得当年还是年轻气盛的自己抬起了银白锃亮的枪管并让它正对着自己的兄长,他尚存于人世的唯一的亲人。他还记得他为了激怒他那一向冷淡不露声色的兄弟的轻佻话语:“How about a kiss from this?”

这大概是他永远都无法再想的噩梦。

时光匆匆流过,他能感到自身在不断地衰老,来自外表,发源本心。他的脖颈上已经开始出现细细的纹路,而他的兄弟还是年轻如初。时间在他们中间划出一条长河,站在河岸的这头他触不到对岸,而他只给他留下一道背影,带着他无尽的悔恨和悲伤。

Dante救赎了那么多的人类,但是从来就没有人能救赎他。

因为能救赎他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而他亲手作出了了断。

他看着那道暗蓝的背影,只觉得喉咙里的千言万语梗塞在一起无法出口。这么多年过去,他弄清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但这一切在他真正看到那个人的时候都已经灰飞烟灭。在Vergil的面前他总是像个孩子,淘气,不懂事,往往会做出一些他无法挽回的东西。

比如他当初不应该那样针锋相对地挑衅他的兄弟。

比如他当初不应该拼了全力和他的兄弟打斗。

比如他当初不应该放开那双落入深渊的手。

但他最想说的还是一句话。非常简单的一句话。

“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他终于想起了他醒来之前的梦境,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Vergil,他看见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口中一字一字地缓慢吐出“I need more power.”。

他想,你要是能看见我就好了。

他所有的任性所有的挑衅,都是为了让那个人的眼中能映出他的倒影,而不是让那见鬼的力量占据他的内心。

但很不幸的是,他失败了。失败的下场就是永远地失去那个人,永远地活在孤寂之中,永远地处于悔恨的深渊,没有人会来救赎他,也没有人能救赎他。

到了最后他也没能把那句话说出来。

不知何时,那道暗蓝的背影已经消失了,惟有一条黄色的丝带留在他刚才出现的地方随风飘扬。Dante跌跌撞撞地走过去,小心地触碰着那纤细的布条。丝绸冰凉地滑过他的手心,若即若离,和它的主人带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苍白的闪电划过天幕,照亮了他脸上的水痕。雨开始下得更大,他说不清那到底是雨还是他心中的泪,无尽的痛苦和悔恨撕扯着他的心,让他忍不住跪倒在河道里,任那冰凉的水流冲刷过他的身体。他的兄弟已经上了岸,空余他一人留在河水中,追逐那早已消失的体温。

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你要是能看到我就好了。

瞧,多简单的一句话。

但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他却说不出口,而且他发现他可能已经再也没有办法说出这句话了。

Fin.



番外

【梗来自某天贴在同学背后的字条w】


Vergil走近厨房的时候他发现那门上钉着一张纸,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
“亲爱的老哥,
          我很爱你,爱你爱得快要死了。我不怕死,我只是怕我死后没有人再爱你。
                                                                                                                 Dante
                                                                                                       给亲爱的老哥
                                                                                                                 Vergil”
Vergil有点暴躁地撕去了那张纸,低声抱怨道:“这个蠢货,我教他都多少次了连自己的名字都还写得这么乱七八糟,不过我的名字倒还看得过去……”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门缝里Dante看着他微红的耳根嘿嘿地笑了起来,他练了那么多遍Vergil的名字总算是没有白费。

转载自:细雨若闻
评论
热度(8)
  1. Griotte细雨若闻 转载了此文字
© Griot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