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otte
密碼:20010823

一個無用的廢人

◇和泉八雲(灰原藥)
◆深井結己
◇梅太郎
◆木原音瀨

◆鬼泣|但丁×維吉爾 互攻
◇unlimited|安迪日宮×兵部京介
◆jojo|JD JC JKJ
◇家庭教師|xanxus×squalo
◆fate|齊格飛×迦爾納 言峰綺禮×吉爾伽美什
◇鬼畜眼鏡|雙克 克御 御克 本克 眼鏡受
◆逆轉裁判|成步堂龍一×御劍憐侍

聲優腐向|諏游 安游 平井達矢×平川大輔
 
 5
 

【DVD】一个人,一辈子(番外)

最後兩個人都是孤獨的吧

细雨若闻:

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番外 


一个人,一辈子

My shadow's the onlyone that walks beside me.
My shallow heart'sthe only thing that's beating.
Sometimes I wishsomeone out there will find me.
'Till then I walk alon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在没见到他以前我想象过很多次他现在的样子,但是当我真正站在塔顶上的时候,我却觉得不见他可能会更好,毕竟我即将要从一个身上流着与我相同的血液的人手中夺走母亲的遗物。有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血缘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会躁动着阻止你对亲人的伤害,不过为了力量我别无他法。

伤害只是暂时的,而力量却是永恒的。

想要求取力量的理由并没有那么高尚,除了自保也有理想的成分在里面——追寻父亲的脚步,走他曾走过的路,汲取他残留的气息。尽管Dante认为他是个混蛋,但父亲的力量的确是不容置疑的强大。作为Sparda之子,我们的身上背负着家族的责任,不过我那个笨蛋弟弟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他总是悠闲度日,过着他想要过的生活,这有点让人嫉妒,然而我有义务使他认识到自己的责任。

一年过去他力量的成长简直让人惊叹,但在这场打斗中他还是失败了。将阎魔刀捅入他的身体并不若我想象中那样困难,多少还有些暴虐的快感在里面,我知道他得吃点苦头,再深入一些能加深他的痛感。责任即为义务,他要用自己的身体明白这个道理。

他体内的恶魔觉醒是必然的,如果没有那份力量有些事他根本办不到。对他要点到即止,尽管没能亲眼看见他的第一次魔化,但想到这至少还是我促成的,心里就多少宽慰了些。后面的路还长得足以让他成长,我相信父亲的意志终会被他继承。

那个光头男人的野心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至少我没想到那该死的小丑和他是同一个人。被他从血祭台上踹下去的时候我很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但是经过打斗而变得疲累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落下去的时候我看见Dante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出于风度,这可以理解。我是他的兄长,我本应该比他更强大,所以我不需要他的帮助。

或许我不得不是一个人。

得到父亲力量的光头无法掌控那股力量,然而对于Dante来说他还是十分难缠的一个对手。为了父亲,为了他,也为了自己,我都必须打败那个长着恶心长指甲的不明物体,有必要的时候我自然不会拒绝合作。不过我们两个人的脾气都不算太好,打起来之前免不了发生一场争执。

互换武器是个新鲜的事情,Dante的大剑于我而言稍显笨重,尽管威力足够,相较而言还是阎魔刀比较轻便易用,我那个笨蛋弟弟对于这类冷兵器的掌控力还是欠缺一些。我不爱用枪,但我很难想象有除了枪以外的武器更适合给那个混蛋最后一击。

“Jackpot.”儿时玩乐的回忆,此刻通通浮现在眼前。我还记得有一次他被我打进了一个湖泊,尽管两个人都不会游泳,但我还是下去努力地把他捞出来,最后都精疲力竭地倒在湖边,一连串的响动惊起了啜饮湖水的小鹿。

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晃神的时候父母的遗物已经开始落入那道缝隙,想要得到全部已是不可能,结果只取得了母亲的项链和父亲的利剑。而剩下来的那条项链,在Dante手里。

“Give that to me.”

“No way, you got your own.”

如果我没记错,母亲第一次把项链交给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发生过同样的争吵。可惜现在不是什么怀念过去的好时候,现在比过去更重要,不是吗?

但我还是有点下不了狠手,毕竟这大概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我们两个之中总有一个人要作出牺牲,没有什么两全的方法。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我只能跟随着自己的本能。我不想失败,但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承担那沉重的宿命。

然而我还是输了,这有点让我难以置信。时间却不允许我的犹豫,接通两个世界的大门正在关闭,失败者就应该坦然接受自己的失败,所以我得留在这里。起码……这里是父亲的故乡,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能不能离父亲再近一点?留下母亲的项链,也算是给自己留下一点对人间的念想。

坠入深渊之前我看见了Dante伸出的手,正如同他先前对那个女人做的一样。这到底是出于他的风度,还是出于他的亲情?只是有些事情不能改变,我不得不用刀尖逼退他拉回我的奢望。

即使是相似到了极点的同胞兄弟也不能同行,到了最后也只能是独自一人踽踽而行。没有人再能找得到我,或许我真的只能是一个人。 

有些人一直形单影只……

有些人一直看到最后……

有些人一直无法挽回…… 

Sometimes I wishsomeone out there will find me.
'Till then I walk alone.

Fin.

后记

其实原本没想着写番外的,看到百科里那句“被击败的维吉尔独自坠入魔界,这时但丁才明白原来哥哥只是为了让自己继承父亲,自己选择背负了那沉痛的宿命,不由得落下了泪水。”突然就开了脑洞。构思的时候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最后尼桑落入深渊的那个场景,原来脑补得挺好的写出来就变味_(:з」∠)_
本来这篇原来的名字是Sometimes,绿日的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我以前一直嫌中二,但是对Sometimes I wishsomeone out there will find me ,till then I walk alone这句印象十分深刻,也不知道怎么脑抽的就改成了一个人一辈子这种酸溜溜的题目,一定是尼桑孤单的背影太带感了> <


转载自:细雨若闻
评论
热度(5)
  1. Griotte细雨若闻 转载了此文字
    最後兩個人都是孤獨的吧。
© Griot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