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otte
密碼:20010823

一個無用的廢人

◇和泉八雲(灰原藥)
◆深井結己
◇梅太郎
◆木原音瀨

◆鬼泣|但丁×維吉爾 互攻
◇unlimited|安迪日宮×兵部京介
◆jojo|JD JC JKJ
◇家庭教師|xanxus×squalo
◆fate|齊格飛×迦爾納 言峰綺禮×吉爾伽美什
◇鬼畜眼鏡|雙克 克御 御克 本克 眼鏡受
◆逆轉裁判|成步堂龍一×御劍憐侍

聲優腐向|諏游 安游 平井達矢×平川大輔
 
 5
 

【DVD】(番外)All or nothing...

甜甜甜

细雨若闻:

All or nothing…


 


注:本篇为《50 First Dates》番外










“下雪了。”


 


听到Vergil的声音后他很快地把手上的化验单收起来,外面他所能看到的地方都已经变得像那张纸一样刺眼雪白。他摸出手机来看了看日期,时间过得这么快,原来都已经是圣诞节了?他又想起他经过商场时看到的人潮涌动的情景,还有似乎少了一些的小雪松,这样一来这一切都有了解释。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Vergil,后者此时正坐在壁炉边,闪动的火光映得他向来苍白的脸都带了一层浅淡的光彩。他走过去坐在Vergil身边,顺手揉了揉对方柔软而微微发热的耳垂。


 


“你有没有去过广场上的那个喷泉?”他望向对方的眼底,那里是一片幽深不见底的蓝色,“我现在想起来,水底那些散落的硬币,就像你一样。”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像你的眼睛一样闪闪发亮。”


 


硬币投到透彻的水里面,很快就沉到了水底,连带着池水泛起了层层涟漪。水面反光里还能照出他自己脸的倒影,那硬币表面上还浮了一层亮光,他连在梦里都伸出手想去触摸,但实际上他什么都摸不到,就如同他什么都改变不了一样。


 


Vergil推开他的手,“把你那副恶心的腔调收起来。”


 


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虽然脱口而出的话语现在想来连他自己都嫌肉麻,但起码也还换来了点反应。恋爱会使人变傻,人们都是这么说的。即使是傻,至少也是幸福的。


 


“出去走走?”


 


“好。”


 


他给Vergil准备的外套很厚,再加上帽子手套围巾,整个人看上去就笨重了不少,甚至有点滑稽可笑,而他不知为何竟也觉得那种样子好看得让他移不开眼睛。长时间的注视让被观察的对象忍不住抬起头瞪了他一眼,那凛冽的眉眼让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他牵动嘴角笑起来,然后拉过Vergil的手。对方挣扎了一下,但还是没放开。


 


外面比他想象的还要冷一些,寒风夹杂着细小的雪花打在他脸上带来了几可忽略不计的疼痛,走了一会他觉得他的思维都变得麻木起来。他们牵着手在一个街角等红灯。尽管现下附近没什么人,他还是把Vergil的手攥得紧紧的。他当然不知道此刻Vergil的手已经被他握得有些发烫,连手心都渗出了些许汗水,他只听见Vergil偏低的声音道了一句,“放手。”


 


他说不出来他那是什么心理,他只是把Vergil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也许对他而言,Vergil如捕风似虚空,脱手都尚不自知。他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以确保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感到了疼痛,所以说这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他只希望这不是他梦境里的现实。


 


毕竟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他再也不用担心每天早上被Vergil踹下床,虽然他觉得不会被轰出房间已经让他满意到痛哭流涕,而且他还能享受每天早上(他自认为的)的爱心早餐,突然袭击的时候被躲过的几率也开始大为下降。


 


最重要的是,他想他不会再面对一个他似乎认识似乎又不认识的人了。


 


就像是饿了太久的旅人,当一顿大餐真正摆在面前的时候,他反而觉得兴致缺缺提不起胃口。不是没有欲望,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太容易,太美好,自然显得太脆弱。自从Vergil奇迹般地恢复过来以后他就开始睡不安稳,老是半夜醒来。他醒过来的时候手心里满满的都是冷汗,湿凉穿透手心直抵他的心脏,惟有身边传来的那种稳定体温提醒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无论是以什么形式,他暗暗告诫自己,在一起,是一分一秒,就一分一秒。毕竟这世上没有比你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着你更幸运的事情了。


 


绿灯终于亮了起来,他们和身边的车流一起走向路口的另一边。他现在倒是有了玩心,每一步都要踩在斑马线上,倚仗着自己身高腿长,又变成了隔道踩,却不想Vergil在这时趁机甩开了他的手。他一看大事不妙,连忙小跑跟上去,不过这回是真拉不到手了。


 


虽然穿得确实有些笨重,在他看来Vergil的步伐依旧带着他特有的优雅和自持,但他实际上更想看到他很少见到的那种不自然的姿态。这种感觉他很难形容,他归结了一下,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大概就和小狗撒尿一个道理?他希望Vergil的一切都是他给的,正如他的一切都是对方给他的一样。


 


 


——我总是不断地想起,那些日夜。


——恍惚就想念,微笑的神采。


 


 


出来走走是早有预谋的,他在一个月前订好了餐厅的座位,那价格多少让他肉痛了一阵——在他看来他的付的钱完全没有体现在他所受到的服务上,天知道那点喂小鸟的东西根本填不饱他的肚子,小提琴吱吱嘎嘎的声音几乎折磨得他神经衰弱,重点是这么一趟花的钱可以让他去半个月的披萨店了。不过他可不想看到Vergil看到披萨后脸瞬间就黑下来的样子,而且去那种地方也不适合衔接饭后的约会,无论怎么说,他美妙的圣诞之夜都肯定会泡汤。


 


小提琴的折磨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Vergil赏心悦目的吃相弥补了这个缺陷。这种地方他并不是第一次来,然而他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到这里。男性和女性的差别实在太大,他无往不利的调情手段到了Vergil这里就全部失效,他从前的游刃有余都已不再,而他也像一个从未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瞻前顾后,患得患失。


 


下一个上来的菜他看了一下,是蜗牛。他抬起头看了眼Vergil,果不其然对方摆出一种隐秘的嫌弃神色。他暗自叹了口气,他们的喜好在大多数时候还是很统一的,可惜他在预订的时候没法取消这个菜。说起来Trish倒是对蜗牛情有独钟,他们两个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她一改她一直以来的小鸟食量,硬是把两人份的量给干掉了。不过这不是那顿饭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地方,反倒是她最后的那句话还更让他心情复杂。


 


那个时候Vergil刚出意外不久,医生告诉他恢复的希望很渺茫,然而他没有放弃,他开始尝试各种方法。穷学生不比现在,兜里的钱包总是瘪瘪的,Trish主动请客自然让他求之不得。他还记得那顿饭的气氛一直都尴尬得不得了,Trish试着挑起话题但总是失败,最后他沉默地吃起了两人份的圣代。等到后来他连圣代都吃完了,他们之间的对话才真正开始。


 


“Vergil的情况你都知道了吧,你打算怎么办?”


 


“等。不论他能否恢复,起码我都在他身边。”


 


“如果他真的一辈子都恢复不了呢?你难道就真的在他身上耗费一辈子?”


 


“我会在他身边,一直到我死。”


 


“你确定你对他能一直都保持这样的热情和新鲜感?相信我,你一定会对这种平淡如水的生活感到厌倦的。”


 


“这不是问题。”


 


“这当然是问题!”


 


Trish的样子都开始有点歇斯底里了,这种形象她以前从未在他面前展示出来过,然而在这一刻他才能真切地意识到她还是个女人,认识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深刻。


 


你给过那么多人机会。——那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


 


她想说的话他不是不懂,他确实也给了她太多机会和错觉,他身边的人走马灯似的换了那么多,她以为她最后能站在他身边,包括他自己最初也是这么以为的,一直到他遇见了Vergil。


 


“那么你觉得你自己这么多年都做了些什么?”


 


“那不一样!”


 


“我们两个所做的事情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没有任何区别。不错,她一直都知道这点,她也知道这么做不会有任何结果,但是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呢?她是聪明的,但她也会抱一种不切实际的很傻的希望,尽管知道浪费一个女人最宝贵的青春最多只能换来一个毫不留恋的背影,然而即使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也仍旧会义无返顾地选择这条道路。


 


不甘心。她确实是不甘心的。那么多年的努力,怎么能说放就放?


 


“你确定……”


 


“好了。”他硬梆梆地打断了对方接下去的话,“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他说着就要从位置上站起来。


 


“等一下!”Trish伸出手拉住他,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之前还想过要不要打包一份给Vergil带回去,现在这种心情全被搞砸了。


 


“再给我一个拥抱。我向你发誓,从这以后我什么都不会做了。”


 


即使是作为一个刚认识的朋友给予一个拥抱也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更何况是认识多年的老友。纤细的手臂揽住他的后背,他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回抱。


 


Trish抓过他裸露的小臂,用口红在上面迅速地写上了一串数字,并且没有忘记在末尾处再补一个爱心,和他们第一次相遇时一模一样。


 


“跟他掰了,记得还有我。”


 


时光流逝,他所在的餐厅一点没变,他也没有和Vergil掰了。手臂上的口红印早已被洗净,连带着他记忆中Trish的号码一起消失得干干净净,这意味着他们已经七年没有再联系过了。他得承认连他自己都变了很多,曾经放浪不羁的性格早就收了起来,面对所有人他都开始变得沉默冷淡,不包括Vergil。他以前从不觉得有什么人是无法替代的,所以他永远都不会把他的心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然而Vergil就是那个让他屡次破例的人。对他来说Vergil是不变的,是唯一的,是所有的,假如Vergil有一天消失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活下去。


 


第一次见到失去记忆的Vergil时内心出现的冰冷的恐惧感不是说假的,曾经熟悉到了骨肉里的人一瞬间就变成了带着防备的陌生人,那种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挽回的无力感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他的心脏,抑制了他心跳的节奏,延缓了血液流向全身的速度,压抑到他喘不过气来,说是绝望都不为过。


 


有过困惑吗?有过迷茫吗?有过退缩吗?


 


这一切他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他只是单纯地想要和Vergil在一起,而这个简单的想法从未改变过。只要能在一起,一切就都是好的。不能太贪心,他警告过自己,但是靠得越近想要的就越多,想要的越多就会靠得更近——他停不下来。


 


 


——他的姿态,清楚地徘徊。


——要如何忘记,曾经的难得。


 


 


甜品上来后Vergil很自觉地把自己的那份草莓圣代推给了他,他也很不客气地吃了起来。他现在其实连半饱都没有,多补充些热量对他有好处。吃完之后他从口袋里摸出两张音乐会的门票,递了一张给Vergil,“等一下去听音乐会吧。”


 


他直到伸出手才发现不对,Vergil竟也给他递了一张门票,他一眼就认出那是他以前最喜欢的乐队的门票,这么久了这支乐队的人气已经高到吓人,价格高也就算了,重点是一票难求,对方居然还能买到两张?


 


Vergil明显也是一脸尴尬的样子,他发现自己真是蠢透了,他甚至都没考虑过对方买了别的票这种情况!他赶紧把手收回来,希望Dante没有看到自己干的蠢事,却发现他的手已经被对方握住了。


 


“谢谢。”Dante说着把票从他手里抽走了,“不过我们还是去听我的那场吧。”


 


“啧。”


 


Vergil的脸色明显不太好,但是他确实倾向于那场古典音乐会。Dante喜欢的摇滚乐在他听来简直就是噪音,他觉得他在那种地方根本待不了十分钟。


 


“走了。”


 


Dante抓住他的手,那种握法大概是叫十指相扣?Vergil从来都不会关注这种琐碎的东西,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尴尬极了,大庭广众之下还被人牵着走,又不是刚会走路的小孩子。最伤脑筋的是,他连手都忘记抽出来了。


 


他们还没出餐厅门口,门外就有一股夹杂着雪花的强风吹了进来,紧接着Vergil就发现自己眼前成了黑漆漆的一片,同时他还听见了属于女性的一声惊呼和急促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他完全搞不清楚现状,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盖在了他的头上,他觉得他更尴尬了,赶紧把头上的东西往下扯。


 


“等等。”


 


Dante按住了他将要抓住目标的手。其实Vergil也不能说是两眼一抹黑,准确说来他还能看到一片朦胧的红色。只是盖在他头上的东西还稍微有些厚,那光就显得很暗淡,视野自然黑了不少。


 


“对不起,刚才风太大……”女性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来。


 


红色的丝巾盖在Vergil头上……Dante忍着笑,在那位女性的惊呼声中,伸手揭开了那块红布。


 


 


 


 


 


——以为你会照亮我,却发现不过是另一处反光。


——可是茫茫人海,如何才能再找到那样的一个你。


 


Fin.


 


附:整个故事的设定


 


-高二 Trish和Dante在酒吧相识。


 


-大一 Vergil和Trish进入同一所大学。


Trish时任校刊编辑,Vergil向校刊投稿,二人就此相识。


      Dante和Lady进入同一所大学,二人第一次见面就因发生口角大打出手。


      Lady常在父亲开的书店里兼职店员,就此和常去这家书店的Vergil相识。


 


-大二上学期 Dante和Vergil在酒吧相遇,Dante一见钟情,怒追之。


 


-大二下学期 Dante采用种种手段转至Vergil所在的大学。


 


-大四(经过各种惨无人道的暴力事件)二人终于修成正果。


Vergil被检查出脑部肿瘤,手术后记忆倒退至和Dante相遇的那一天。


 


-研一《50 First Dates》故事开始。期间Dante受到Lady的多次帮助。


 


-研一后七年的圣诞节《All or nothing…》发生时间。


 


 


 


 


后记


 


寒桑生快!渣渣笔力有限每次写得都很糟糕QAQ希望不要嫌弃,我只希望这篇要是能让寒桑感受到我对你的爱就好了嘤嘤嘤。如果被雷到了,我也……QAQ


这篇东西本身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不怎么甜的糖,而标题即为真·结局。曾经有句话想过要做题记——“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可惜加上去感觉太累赘就删了_(:з)∠)_


因为重要的事要说两遍,所以再补一句——


生(qing)日(kuai)快(tian)乐(keng)!


 


疯子在跳舞


书于2013年11月16日夜

转载自:细雨若闻
评论
热度(5)
  1. Griotte细雨若闻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
© Griotte|Powered by LOFTER